书包窝 > 都市小说 > 超级全能学生 > 第两千七百三十八章 箭在弦上
    失败者!

    这三个字深深地刺激了翩翩少年。Shùъaōwō.οяg

    想他这一脉在妖域之中任予任求。

    可是随着那位出现之后,一切都改变了。

    他们败了。

    败的彻底。

    要是不举族外逃的话,可能连血脉都保不住。

    因此当叶昊提到失败者这三个字的时候白擎天怒了。

    上来就动用了大招。

    沉沦!

    他要叶昊在沉沦之中永世不得超生。

    “沉沦?你还没有资格让我沉沦?”叶昊冷笑道,“灭神剑,给我破。”

    随着叶昊召唤出了灭神剑之后一股可怕的波动席卷了整个天际。

    白擎天的异象顷刻之间就被撕裂了。

    “怎么可能?”白擎天满脸的不可思议。

    叶昊打破沉沦他可以接受,但是叶昊不该这么快啊?

    叶昊手握灭神剑,目光之中满是冷冽,“你在妖域是个失败者,你在神域依然是失败者。”

    “擎天,何必跟一个将死之人计较呢?”就在这时一道身穿灰袍的老者出现在白擎天身边。

    白擎天的眼神闪烁了一阵,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道,“老祖教训的是。”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就是炎黄宗宗主叶昊吧?”那个灰袍老者看着叶昊淡笑道。

    “前辈好眼力。”叶昊说着就恢复了本来的相貌。

    全场哗然!

    “真的是炎黄宗宗主。”

    “之前我还好奇从哪里冒出来的人族高手呢?没想到竟然是炎黄宗宗主。”

    “炎黄宗宗主真是强悍啊,多面兽那样的存在,说镇压就镇压了。”

    “叶宗主在年轻一代应该无敌了。”

    灰袍老者眼神复杂地看着叶昊道,“说实话我真的不想杀你。”

    “你杀不了我。”叶昊笑着说道。

    “你指望着狗尊来救你?”灰袍老者似乎想到了什么,“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他进不来青丘。”

    “我们先不谈这个问题。”叶昊想了一下就转移了话题,“我想知道你准备如何对待这些少年至尊?”

    “擎天修行的是吞玄之术。”灰袍老者沉吟了一下就说道。

    “吞玄之术?”叶昊疑惑着问道。

    “吞玄之术是妖域第一功法,这门功法的强横之处在于,它可以吸收修士的玄术神通。”灰袍老者的话音落下全场的修士脸色都变了。

    这些少年至尊哪一个掌握的不是惊世神通?

    可是现在修行了吞玄之术之后就可以得到对方的玄术神通?

    吞噬了一个两个还无所谓,可要是吞噬了一百尊,一千尊呢?

    量变可是会引起质变的啊。

    到时谁还是白擎天的对手?

    叶昊的心神一动。

    这跟自己掌握的临摹决不是有着异曲同工之效吗?

    不同的是临摹决只要对方施展功法神通就能临摹。

    皇级巅峰以下的功法可以百分之百地临摹,皇级巅峰的功法可以临摹个七七八八。

    也许吞玄之术连皇级巅峰的功法也可以完全学会。

    但是叶昊觉得剥离别的修士的玄术神通是一种很阴毒的行为。

    事实上叶昊这些年都几乎没有用到临摹决。

    因为他掌握的已经够多了,却是不需要再临摹别人的了。

    “我想吞玄之术不仅仅是吞噬玄术神通吧?”叶昊想了一会就看着灰袍老者道。

    “聪明。”灰袍老者赞赏道,“吞玄之术真正恐怖的地方是吸收修士的体质以及血脉。”

    众人的脸色都变了。

    体质?

    在场的少年至尊哪一个没有特殊的体质或者血脉啊?

    神通没有了可以再修炼。

    可是体质或者血脉没有了,那么可就什么都没有了啊。

    “吞玄之术的极致是什么?”

    “堪比传说中的大道之体。”

    叶昊的瞳孔一缩。

    大道之体!

    要是这种体质的话不说举世无敌,也差不多了啊。

    “你该清楚这些少年至尊意味着什么?”叶昊沉吟了片刻说道,“你要是动了他们话就再也没有和解的可能。”

    一尊少年至尊需要耗费一个宗族的气运才能培养起来。

    这些势力要是知道被白擎天吞噬了,它们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现在的青丘无惧任何势力。”灰袍老者淡漠地说道,“无论是第一名山,还是天空之城,都要匍匐在我青丘的脚下。”

    灰袍老者的话让在场的少年至尊一颗心沉了下去。

    青丘这是做好向各族开战的准备了啊。

    换言之他们背后的势力不再有威慑了。

    “叶昊。”就在这时白玲珑开口了。

    “何事?”叶昊看向了白玲珑问道。

    “你可愿当我的侍从?”白玲珑吐气如兰道。

    叶昊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你觉得我可能做你的侍从吗?”

    众人也觉得白玲珑想当然了。

    叶昊何等骄傲的人啊?

    怎么可能做你的侍从?

    “这是你唯一可能活命的机会。”白玲珑眼中闪过了复杂的神色。

    “我需要你怜悯?”叶昊呵呵笑道。

    白玲珑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叶昊,临死之前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白擎天一边说着一边朝叶昊走来。

    他不觉得叶昊还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叶昊不语。

    场中的少年至尊看到这一幕心中都很不舒服。

    这是一代王者的落幕吗?

    以叶昊的实力,要是不陨的话,将来在禁忌境,都能无敌啊!

    可惜——

    而在这时白擎天走到了叶昊的身边。

    “你表现的有些平静了。”白擎天皱起了眉头。

    叶昊的眸光却是越过了白擎天看向了白明辉道,“白族长,我这有一言,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听?”

    “我相信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说吧。”白明辉笑着说道。

    “青丘从创立之初到现在已经有数百万年了。”叶昊有些感慨地说道,“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因为你的一个错误决定,使得这个亘古长存的禁地化为乌有了呢?”

    白明辉脸上的笑容顿时凝结了。

    “你想说什么?”

    “现在收手你还来得及。”叶昊认真说道。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良久白明辉缓缓地说出了这八个字。

    “那就别怪我把这片净土化作地狱了。”叶昊眼中迸射出了凌厉的寒芒,“动手。”

    随着叶昊的话音落下一尊狰狞无比的战舰出现在半空之中。

    而从这艘战舰身上弥漫出了可怕至极的波动。

    这股波动震慑了诸天万界。

    https:///book/9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