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窝 > 其他小说 > 敛财人生[综]. > 1432.江湖有你(4)三合一
    江湖有你(4)

    林雨桐觉得好久都没这么畅快了!

    坐在这晃晃悠悠的小船上,看着船儿在芦苇荡中穿梭前行,脸上就不由的带了笑,还跟边上的汉子搭话:“这里可真是神仙地方。ShùъαǒWΟ.ǒrg”

    这汉子也笑:“那是自然,当年多少英雄好汉,在此地成就了大事……”

    林雨桐心笑,屁的大事!

    但嘴上还是应和:“我看几位大哥也堪比当年的梁山好汉……”

    那个被精瘦汉子称为六哥的男人哈哈大笑:“这位小兄弟会说话。”

    林雨桐面上陪着笑,心里却寻思着,这些人上岸是为了收钱粮孝敬的。一个个的心情看着也不错,这就证明这次的事情办的不错。可如果事情办的不错,一行人来一行人去,那些收上来的钱粮去哪里了?

    如今谁家的小老百姓用银子的?况且,这十天半月的,一家一户也就几个铜板的事,也用不上银子。他们能收上来的铜钱数量,用个篮子就装了。再者,银钱对他们而言,其实是最没用的东西了。还是得拿钱换成粮食食盐布匹等物。要是带着那么些东西,这两艘船可就不够。可他们现在没带东西!

    那……东西去哪了?

    只怕这些人在岸上有暗桩的。

    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林雨桐得更谨慎小心才行。还有这游弋在湖面上的小船,隐藏在芦苇荡里是极为容易藏身的。一路走一路观察着。就听那个六哥问说:“你们要找的那个表弟叫什么,哪个村的?”

    杨铁心不由的攥紧了拳头,浑身就戒备起来。林雨桐却一脸的愧疚:“我表弟是我姑妈家的儿子,我姑父是姓张的,可惜在我表弟小的时候就去了……我姑妈呢,又改嫁了,改嫁的到了姓李的人家,带着我表弟一块去的。可这姓李的也不是好东西,又把她给典到孙家当了典妾,李家还是不养我表弟,只能带去孙家……可这一典当出去就是三年!呆了三年也没给孙家生个儿子。孙家也死心了,原配的老婆也死了,就想把我姑妈留下来,把我这表弟当儿子养算了。谁知道我表弟大了,不愿意给人家姓孙的当儿子,赌气自己跑了。我姑妈一着急就病了,病病歪歪的等了儿子三年,不见儿子回头,思儿心切,生生给熬死了。临去的时候给我们送了信儿,叫不管如何,千万得找到柱子……说实话,我们都是柱子柱子的叫的,可至于这小子离开家之后,到底是姓张姓李还是姓孙,谁也不知道。这叫张家叫一个大名,叫李家叫一个大名的,我们都说不准,只认他是柱子就完了。这一路打听来,听说那姓李的人家当年逃走了,继子却没带走,从乡邻打听了,说是八成投了这里了,我们才找来了……”

    这么拉拉杂杂的一大堆,听的人脑门子都疼。煞有介事的也不像是说谎。

    倒是这一女一嫁二嫁还嫁的事,怪少见的。

    有人就起哄说:“哪怕是寡妇呢,咱要是能娶一媳妇,睡觉都能笑醒。”

    那个就说:“娶媳妇那不现实……就跟这小兄弟说的一样,要是能把谁家的小媳妇典当来……”说着,猥琐的笑了笑,“那……滋味,兄弟们……”

    于是这个说南湖那边的王家的三媳妇好看,那个说北湖那边牛家的大媳妇俊俏。还相互比较着,一个说王家的媳妇太黑,那个说牛家的大媳妇太手,不能生养。

    这六哥马上就呵斥说:“都住口!也不怕客人笑话。等咱们的营生做大了,个个都给娶黄花大闺女,大胸|脯大屁|股,进门就能生儿子的……”

    另一条追上来的船上的人也搭话:“六哥就爱许空话,还黄花大闺女呢?如今咱们这里,别说大闺女了,便是小闺女,还有多少?……”说着,就像是失言一般,呵呵一笑,就转移了话题:“叫我说,女人这事,暂时别想……六哥要是真有心,晚上就叫兄弟们好好的吃顿肉……那都比只能夜里梦女人强吧!”

    林雨桐听的一阵后怕,自己一行人看起来弱小到不行,老弱病残再加上妇孺,占齐全了。看起来就很好欺负,况且队伍里还有两个年轻女人。当然了,因为拾掇的不怎么齐整,故意装扮的又黑又丑,这才没出事是主要原因,但这一片不太平,却是大问题。不说能生出小龙女的本尊的长相了,便是穆念慈,那也是美人中的美人。杨康作为小王爷,什么美人没见过,却在看到穆念慈比武招亲的时候就被吸引,可见其长相多不俗。这样的人放在狼窝里,什么结局呢。住在那个小院子里,这是时间短没事,再长的话,不出事才怪。

    所以,这个地方不光要拿下来,还得经营得跟铁桶一样。

    因为林雨桐的话,这些人的话题歪了。从女人说到酒肉,这位六哥跟着说笑,但明显是不高兴。俩船的人看来并不是一个阵营的。这也不奇怪!

    江湖在哪?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江湖是什么?江湖便是争斗。

    所以,有人的地方便自然会出现斗争。

    林雨桐觉得怪有意思的,她给杨铁心父女打了个眼色,告诉两人放轻松,不会有事的。

    话题歪楼已经不知道歪到哪里的时候,靠岸了。这个码头像是一些地方的野渡码头,没怎么整修,暂时能用的类型。

    船儿晃晃悠悠的,杨铁心伸手要扶林雨桐,林雨桐一把摁在他的胳膊上:“叔叔小心,看着点脚下。”

    饶是这么提醒了,杨铁心下船的姿势也不像是个要人搀扶的老人。这也就是一伙子盗贼,没怎么提防,要不然一抬脚一动步,都露馅。

    看来四爷是对的,此人能用,但只能用于冲锋陷阵。别的,真不成!

    在岸上一站住,这些人就变了面色,一脚踢在穆念慈的身上:“有点眼力见没有?去抬酒上来……MD……”嘴里骂骂咧咧的,其他人却连头都没有回。

    林雨桐去扶穆念慈,装出一副惊恐的样子来。边上有一木头推车,三人把酒都给搬上去,然后在两人的看押下,顺着他们带的路朝前走。

    这地方一路都是荒草,零散的有些歪脖子杂树。目之所及,还看不到边。

    而跟这个姑且称为岛的地方,相隔的不算远的,就有好几个类似的岛。

    说实话,这样的地方,住上几百人都是能自给自足的。缺的也不过是食盐等东西。但要是想驻扎上上千的人,那种植作物就不合适了,得留下足够空余的土地才行。

    她一路走一路看,押着他们的人还笑:“你小子倒是胆大,到了这地方你还四下瞧,瞧什么呢?”

    林雨桐憨憨一笑:“瞧咱这一片的地……收拾收拾其实挺肥的!靠着水,浇灌也方便。弄个水车,这一年收的粮食……养了咱们自己的兄弟,只怕还有富裕。”

    另一个年长的就多看了林雨桐一眼,然后叹了一声:“小兄弟……老哥仗着年长,说你几句,觉得中听呢,就听着。觉得不中听了,就只当放屁……”

    林雨桐就笑:“看老哥说的,好赖话我还听不明白吗?您只管说!”

    这人就说:“这人啊,得到什么山头唱什么歌……凡事别太犟着,啥也没有命要紧,你说对不?”

    这是提醒自己,上来了就别想轻易走。所以,识趣点。好好的呆在这里,说不定隔上一两个月的还能靠岸一趟,给家里报个信。要不然,怕是死在这里都没人知道。

    林雨桐嘴上应着,心里却琢磨,看来之前的办法还不行。这里面恐怕是真心实意愿意留在这里的人反而不多了,估计是被胁迫的人占的比例不小。

    这……倒也省事。

    提醒林雨桐的这人呢,见林雨桐机灵,指哪打哪,半点不违逆,心里点头,这就对了嘛。凡是死活不愿意的,都砍了在后寨子埋着呢。扔到水里都不行,要是脏了这水泊里的水,没有人愿意在这一片打渔为生,这寨子里的人都得饿死了。

    这所谓的寨子……据说就是原来的寨子。林雨桐远远看了,半点没有什么恢弘的气势,就是一片土墙打出来的房子,一样的茅草顶棚。做饭的地方,更是连墙都没有,就是一个大草棚子,里面一大铁锅,边上一个个的瓮,里面也不知道都存的是什么。

    林雨桐带着杨铁心父女两人,帮着这个年长的人留在厨房打下手。

    岛上用的水不是湖水,而是这寨子里原本就有的一口井的井水。

    见这年长的去挑水,林雨桐忙道:“我去……我用车推,一次四桶,快!”说着,就招呼杨铁心和穆念慈。

    这些人并没有多大的警惕性,应该是觉得这里没什么可图谋的。所以,很轻易的,药就进入了水桶里。林雨桐又另外给了杨铁心父女解药,“先吃了!待会儿叫咱们吃饭的时候,你们只管大胆的吃喝便是。”

    晌午这顿饭吃什么?没什么好吃的,就是炖鱼,一锅连着一锅,鱼是比较好熟的,剁成段,锅里滚上几滚就能吃了,别的东西都不放,只一点盐而已。

    看来,这几十号人里,还有专门每天出去打渔的人。

    等吃饭的时候,穆念慈就低声道:“不见那个六哥。”

    那就是说,比较有身份的人压根就不在这里吃饭。

    要是另外开小灶,用的只怕也不是这里的水。林雨桐低声道:“你跟你爹在这里看着,不要动,就叫大家吃!别人晕你们也晕,躺着别动。剩下的事情不用你们管。”说着,她拉了一把穆念慈,低声道:“看好你爹。他这人……太冲动……”

    穆念慈低声应着,林雨桐就凑到那个年长的人跟前,低声道:“大哥,我是六爷带上来的人。您看……能不能带我去见见六爷……”

    这人就拉着林雨桐到一边:“小老弟,哥哥的话刚才算是白说了?”

    林雨桐忙道:“小弟心里都记着的。”说着,声音就低下来,“不瞒大哥说,家里只剩下一家子女眷了,我们叔侄都留在这里家就散了……”她一副苦着脸的样子:“家里如今还有些产业,又有些积蓄,少不得花钱消灾……”

    这人还是一副你怎么看不透的样子:“别到时候钱没了人还得被弄来。”

    林雨桐就笑:“老哥,我那老丈人家有门子亲戚,是盐商……若是每年能弄一批盐来,您说……”

    这人这才笑了:“这话可当真?要是扯谎……你要知道,赖三爷可是黄河帮的。这黄河帮……据说帮主可是六王爷的座上客。”

    “可不敢扯谎。”林雨桐忙笑:“这做盐商的,也盼着结交像是黄河帮这样的大帮大派,好照顾生意一路上安稳不是。这是有钱大家赚的营生……”

    这人犹豫了一瞬,好似有些惧怕。

    林雨桐忙道:“您要不给我指条路,等我出去了,老哥家里要是还有什么人,我都一并照管,可行?”

    这人无奈的一叹,左右看看才道:“你等等……三爷爱吃鱼烩,我这就弄一盘子,你给送去。”

    他的刀工很好,别看做的是大锅饭,但却有大厨的样子。

    林雨桐跟过去,“您这手艺怎么也得在小灶才对!”

    “小灶?”这人一愣,“哪里有小灶!今儿六爷在外面买了卤味回来,所以几位当家的不跟大家一道儿吃饭。”

    哦!那就好!

    林雨桐暗暗记下这个人,然后端着盘子,按照他指的路找了过去。杨铁心不停的往这边看,还是穆念慈站在两人中间,扯着他低声说话,才不至于那么明显。

    寨子就两排房,住人的不多,剩下的更显得破败。大白天的耗子都乱窜。

    顺着两排房屋中间的巷子走进去,就是一片平展的场子,得有足球场那么大。北边搭着一个木头台子,也就一人高的样子。而南边,搭建着一栋稍微好看点的房子,还是草房,但不是土墙,而是木屋子,看起来内部的面积还不小。

    没到跟前,远远的就看见两人站在外面值岗,看见林雨桐伸手就拦了:“谁手下的小子,没见过?”

    林雨桐一副结巴的样子:“……六……六……六爷手下的……来给三爷送鱼烩……”

    话没说完,左边这人就一把将食盒抢了,“行了行了!知道了!”这人不耐烦的,但还是压低声音道:“一会子我送进去就好。行了!赶紧滚吧!”

    吃饭的时间都聚在这个地方不奇怪,外面守着人也不奇怪,奇怪的是吃饭而已,用的着外面的人小心翼翼都不敢大声说话吗?

    怕是在里面商量事情吧。

    今儿这里非解决不可,那么外面这两人可就不能留了。刚才抢饭盒这个人的动作,明显是练过的。她手里攥着两根针,迅速的将针扎进耳后的穴位,这两人不可置信的扭脸看向林雨桐,张口却说不出话,而双腿像是被人用石头砸在穴位上,站也站不住,直接就往下倒。

    林雨桐扶住二人,自身的内力这半年下来也才只像是一条细线在经络里游走。如今碰上两个内力不高的,简直是量身定做好的,北冥神功能迅速将其吸收转化……于是,这两人跟见鬼似的看向林雨桐,只觉得身上什么东西像是被抽走了似的。

    这二人暂且不用理会,林雨桐将两人拖到一边,用草席子遮挡起来。这才过去,轻轻的推门进去。进去是一足有百十平米的大厅,大厅坐北朝南的放着一把椅子,上面铺着虎皮。下面两排座椅,中间有一火堆。人没在大厅里,偏厅却传来低低的说话声。

    林雨桐将大厅的门从里面插上,就朝偏厅靠过去。

    近了,断断续续的听到一个粗嘎的声音道:“……附近哪里还有好货,要抢怕是得到城里去……城里的小娘皮细皮嫩肉,还能卖个好价钱……”

    另一个声音却道:“城里好进不好出,这还得想想……这次拢共十二个人,他娘的挑肥拣瘦的最后只给了五十两银子……”

    粗嘎的声音又道:“这个不着急……听说从外地来了一家子要投亲的,在这破地方竟然花了二两银子买个破院子……听说里面有俩女人一个孩子,一辆马车带两匹好马……老六,是有这回事吧?”

    果然说话的便是这个六哥了:“是!消息错不了。不说这家人本身带了多少家当,马车带着三匹马,就不是一笔小数目。更何况还有俩女人一个孩子……那俩女人看着不美,可身段不错,那孩子更像是大户人家出身的……”

    “干他娘的!”最开始搭话的那人忙道:“这一笔下来……比抢一群小娘皮赚的还多……”

    马比人金贵!

    林雨桐现在有点后悔没宰了外面那两个,看来,这几个很不必留活口了!

    她悄悄的蹲下来,将早就准备好的香拿出来,点上。就摆在侧厅门口的位置。

    里面的酒气很浓郁,一个个估计没少喝。别说这香味不浓,便是浓,只怕也闻不见。

    一根香燃了一半,里面的人就嚷嚷了:“他娘的这什么酒,后劲还挺大,这才喝了多少,就有些晕乎!”

    “是啊……有点晕啊……”紧跟着,谁从椅子上滑下来了,里面发出巨大的声响。

    “他奶奶的,不对!”粗嘎的声音吼了一嗓子:“来人啊……外面的俩崽子……”

    林雨桐这才推开门进去,里面一共六个人,人事不省的有三个,还有三个是醒着的。其中一个是那个六哥,他趴在桌子上瞪着眼睛,勉强维持着不晕过去。还有一个是在另一艘船上,跟着六哥较劲的男人,他眼睛一眨一眨的,估计已经看不清楚了,但还是警惕着,也不敢晕过去。

    扶着桌子站着的,是那个粗胖矮冬瓜,肚子如鼓一般大,他瞪大了眼睛看林雨桐:“你……是谁?”

    林雨桐朝对方笑了笑,走过去手搭在对方的肩膀上,“可是赖三?”

    赖三刚要说话,就觉得身体的内力被一股子奇怪的力量牵引,正一点一点的从身上流逝。他面露惊骇:“你……是人……是鬼……”

    “我找人!”林雨桐叹了一声,见那老六的耳朵动了一下,就走过去拍了拍他,“六哥,谢谢你带我来。我真没骗你!我就是找人的!找表弟也是真的……只是我那表弟是出门找表妹才消失的……”

    这老六还没说话,对面那个已经几乎快晕过去的就道:“……你表妹是什么时候丢的?我知道在哪……去中都找……中都往西域的商队……找他们去……大爷绕了我,我也是这附近的人……我是被掳上来的……我没干过杀人抢人的买卖……”

    林雨桐就‘哦’了一声:“我不是不放你,我是放了你也不安心呐!这一片你们是地头蛇,有点风吹草动你们都知道了。我要放了你,你给山下的暗桩若是去了信号,我这得惹来多少麻烦……”说着,又转到那位赖三的旁边:“比如说那位鬼门龙王沙通天,还有个什么三头蛟侯通海……哦!对了对了!还有沙通天的那四个傻徒弟……”她笑看赖三:“还别说,我从没听过黄河帮有你这么一号人呐!”

    “爷爷!爷爷!”赖三感受到那双不知道是不是鬼手的手,心里都是惧怕。再听听这么轻描淡写的说着帮主的名字,便心里更胆怯了。这到底是招惹了一个什么煞星。于是便道:“小的只是个无名小辈。断魂刀沈大侠是我的祖爷爷……”

    亏他是怎么叫的出来的。

    赖三喘着粗气,他感觉的出来,他的内力比刚才消失的更快。于是他说话的语气也就更快了起来:“……小的在这里立寨帮里并不知道的,小的就是沿路打探消息的,这个寨子,是小的自己的地方……对了!银子在地窖里存着呢……还有粮食……粮食地窖里也存了半年的……还有……还有……还有山下,庆云客栈那是咱自己的地盘……上下就这么些人手……每年小的只要给帮里一两条可靠的消息就行……掳回来的女人都是庆云客栈帮着转手的……都是卖到中都去的……再没有其他了……”

    “你这寨子有多少是你的人,有多少是附近的渔民?”林雨桐又拍了拍他,“真没什么要说的了?”

    赖三点头:“真没有了……真没有了……”

    林雨桐盯着他的眼睛,见他只有惊恐没有其他,手下不由的用力,榨干了最后一点价值,然后夹在指缝里的DU针不动声色的扎进去之后,赖三就在另两个惊恐又不可思议的眼神下,垂下了脑袋,死了。

    老六不可置信,这人是什么手段,就是那么轻轻的一拍,手那么一放,命就没了。他不停的摇头:“……我知道……我知道……那些女人是西域白驼山庄要的婢女……只要容貌好,只要人家看的上,价格是极好的……要找人,就得往那边找去……长的不好的,会在沿途卖掉……也可能卖到了蒙古和西夏……”

    林雨桐心里一叹,这话得叫四爷听听才行。

    她不再留手,这里面没有一个人的手是干净的。那些被掳走的姑娘,命运如何,都不用去想的。

    六个人,有清醒着被杀的,也有迷过去直接被杀的。

    出来之后,看了看被席子盖着的两个人,这两人手也不干净,而且,他们是知道自己有邪门工夫的人!所以,不用留着了。

    没错!意识到如今没有谁有这套功夫,她就想给自己套个马甲。

    比如弄个面具,穿一身白衣,有个不好解决的问题,这个假身份便比明面上的身份好用。因此,她干脆利索的没有留活口。

    至于怎么忽悠杨铁心,这个……也好办。

    既然四爷有那么一个身份,那这暗处怎么可能没有保护的人呢。只要稍微往这边引导,他便会这么想。

    果然,再回头后厨的时候,已经倒下一大片了。

    见她过来,杨铁心蹭一下就起来:“夫人……您没事吧……”

    “没事……”林雨桐笑了笑,“他们处理的很干净……”

    “他们?”杨铁心不解的看过来。

    林雨桐一副失言的样子,迅速的转移了话题,“这边呢?没出什么意外吧?”

    杨铁心还要问,穆念慈一把拉住了,她先回说:“没什么问题。”

    林雨桐叫两人:“走!咱把人甄别甄别。”

    甄别这些人很好甄别,一个一个来,将手掌摊开,这常年打渔的人和常年握刀QIANG的人,手上的老茧位置是不一样的。

    叫两人先把这群人分作两堆。

    而林雨桐自己,却去了那位老哥身边,给了他解药,扶他站起来。

    他战战兢兢的看林雨桐:“你……你……我……我……”

    林雨桐便问:“老哥贵姓?”

    “免贵姓尹。”他还是那副害怕的样子,“尹东山。”

    林雨桐就笑:“老哥哥,您无须害怕……我们不是强盗,实在是这些人可恶,我们初来此地,就打上我们的主意,若是我不来,今晚只怕我那一家老小,都得做人家的刀下鬼……”

    “我知道!我知道。”尹东山急忙道:“我就是一厨子……”

    “看出来了。”林雨桐就道:“老哥在这寨子也不是一日两日了,想来这么些人里,哪些是善哪些是恶,您都清楚。我信的过您,您帮我分一分……”

    “这不合适……”尹东山连连摇头:“不行……”

    “我说行就行!”林雨桐拉着他过去,把那父女俩分出来的人又叫他看了一遍。结果,从渔民的一堆里,尹东山找出两个人来:“……本也是穷苦人,干起恶事来比恶人还恶……为了抢一美貌寡妇卖钱,这两人活活打死了那寡妇才七岁的儿子,那寡妇想不开,撞墙自杀了。”

    林雨桐对杨铁心点点头,杨铁心将人拎起来,又去一边拿了给鱼开膛破肚的大刀了,朝着两人的脖颈砍去,手起刀落,血‘噗’的一下喷了出来,吓的好几个人当场尿了裤子。

    这尹东山虽然浑身都抖着,但还是朝那堆盗贼走去,从里面挑出五个人来:“他们……以前就在这寨子,其实都是好汉……从不曾欺压过周围的百姓,只不过是躲着人在这里开荒种地……他们是被金狗通缉的通缉犯,被迫落草,但手上没沾人血……”

    这五个算是逃了命,对这边一个劲的磕头。

    剩下的看都看尹东山,但尹东山将脸扭到一边,不再言语。

    林雨桐叫杨铁山给无辜的人都吃了解药,然后留他下来守着!

    而她自己,则带着穆念慈,将这该杀的,都先扔到船上。然后才扶了尹东山上船,“老哥,还得劳烦您给我带个路!”

    二十多个人都搁在船上,穆念慈跟这些人一条船慢慢走,林雨桐带着尹东山先走,直奔庆云客栈。

    路上,林雨桐也从尹东山那里知道这庆云客栈的情况,里面就是一对父子经营的黑店。为了保命投靠了赖三,没少卖周围乡亲和过路客商的消息。对于尹东山的到来,这两人基本是没有什么防备,尹东山也不止来过这一次的。他热情的请人里面坐,林雨桐没给客气的,直接取了两人性命,这事就算是完了。

    杀了人没停留,直接就走。跟穆念慈汇合之后才靠岸!然后把船上的人都摆在岸边,叫大家看看。

    尹东山主动留下来:“这位小爷,我知道该怎么办……您放心,事情一定办的妥妥当当的……”

    林雨桐拍了拍尹东山,就跟穆念慈示意,然后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了。

    还没走远,就听见尹东山的声音传来,说新寨主是如何的为大家除害的,以后不用怕了,有人给咱们主持公道云云。

    林雨桐回头看了一眼,等看到聚集过去的有几个乞丐模样的人,她的眼睛微微眯了眯,然后若无其事的转身,丐帮怎么跑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了?

    一进门,就听到龙儿的哭声,低低的弱弱的,轻轻的抽噎。四爷的声音了带着无限的耐心:“咱们不哭了,你娘马上就回来了……回来了我们就有奶吃了……”

    林雨桐就笑,先跟着去了穆念慈的房间梳洗了换了衣裳,把身上沾染到的血腥味都去掉,也恢复到往常孩子看到的样子,然后才出去。

    四爷早听见动静了,抱着孩子在院子里站着呢。

    这会子蚊虫正多,哪怕身上带着林雨桐给的香囊,蚊子也围着他们父女打转。林雨桐一笑,那边孩子就哭,伸着手,朝这边哇哇哇的叫唤,不知道多可怜。

    林雨桐伸手接过了,四爷才拉她回房:“都好?”

    “好!”尤其是地方好,“那地方别说三两百人,就是三两千人,也藏的下。”其他几个山头还没看,估计也差不多。

    没问你这个!

    他拉林雨桐上下打量:“有没有伤到哪?”

    “打不过人家我不打!”压根就没怎么动手嘛!

    正说着话呢,穆念慈在外面道:“夫人,外面好些人在磕头道谢,还送了不少东西过来……”

    “东西收了,把咱们沿路买的蜜饯尺头的拿出来,做回礼。”她说着,就去里间先喂孩子吃奶了。

    四爷跟进来,声音又控制的低低的,好像总怕谁听见一样:“丐帮的人找来了。我怕是原主那边的人要过来!”

    这个林雨桐当然也发现了,但却从没往这上面想过。她皱眉:“他们能搭上丐帮的线?”

    “不是有少林吗?”四爷这么说。

    这个……还真不好说。

    林雨桐忙道:“能不能想办法传递消息过去……不急着叫他们过来……”好歹叫咱们练出个名堂来,哪怕说遇到高人指点,也得把这个戏做全吧。这猛不丁的来了,很多事情都不好解释。这两人都是在人家眼皮子底下长大的,什么德行人家不清楚吗?

    四爷顾虑的可不正是这个?

    他沉吟:“要不然,叫杨铁心父女走一趟,给那边送个信儿。”等安顿下来之后,自家这边没啥事了,倒是能叫这两人出去一趟。

    林雨桐点头,只能如此了。

    晚上的时候,尹东山来了。今儿这小半天时间,他都在动嘴皮子鼓动大家伙,那些匪盗,没少被周围的人围上去殴打泄愤。而这会子尹东山来是告辞的。见了林雨桐也不认识了,直到林雨桐喊他老哥哥,他才恍然:“原来……原来是……”

    林雨桐便笑:“多亏老哥哥相帮……之前那个庆云客栈,还说要托付给老哥哥帮着经营……”

    尹东山显然是不想再跟匪类合作的,他嘴上再替眼前这人张目,可心里还是怕了。小心的看林雨桐的脸色,之后才道:“……不瞒夫人说,我被掳上去好些日子了……一直也配合,所以出寨子跟人接触挺方便的。早在两个月之前,我就叫人帮我送信了,送信给重阳宫……今儿我那侄儿也给我回信了,说家里若是不能久呆,就叫我投奔他去……”

    林雨桐心里一动:“今儿回信了?”她就笑问,“可是几个乞丐送来的消息?”四爷这回猜错了!

    尹东山心里越发怕了,怎么什么都知道。他赶紧解释:“正是!他们本来是受我侄儿所托,打听我的境况的,若是不好,我那侄儿自会禀明他的师门……”

    四爷的面色古怪又复杂,好像还在隐忍着什么,打断他问了一句:“你那侄儿叫什么?”

    尹东山脸上带上了几分笑意:“我那侄儿是重阳宫的道长布教的时候被瞧上的,收作弟子,唤做尹志平……”

    林雨桐扭脸,不敢看四爷的表情。

    而四爷此时确实不知道该作何表情,只伸手抚着额头,背过身去……

    https:///book/5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