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窝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 第2851章 精心打造的家
    “歌儿?”大宗师诧异地看向轻歌:“你早知此人是天机楼空虚?”

    “嗯。Shùъaōwō.οяg”

    轻歌微微点头,看向了方狱:“怎么?方大人终于敢以真面目示人了?”

    看见方狱如此做,轻歌便明白,方狱有万全的把握获胜。

    “看来碧瞳没有告诉你,我与她同床共枕几十年,我的真面目,她最明白不过了。”方狱破罐子破摔般,发出野鬼般的笑声。

    “空虚!死者为大,你这般羞辱人,你的良心不会痛吗?”风青阳恨铁不成钢,怒喝。

    “她没死。”方狱轻声说:“我险些也被她骗了,以为她已被烧为灰烬,没想到,她给了我这么大的一个惊喜。”

    方狱定睛望着轻歌:“她难道没有告诉你,同在一屋的二十年里,我与她之间是如何相处的吗?”

    方狱撕着轻歌的伤疤,无情地践踏轻歌的痛处。

    众目睽睽下,方狱全然不顾阎碧瞳的尊严。

    这是他对阎碧瞳的惩罚。

    置之死地而后生?

    他要让阎碧瞳知道,即便费尽心思逃出了狼窝,还有他布下的虎穴在等她。

    方狱期待的看着轻歌的面色,想要看见女子的淡然逐渐龟裂,直到支离破碎。

    轻歌镇定如初,神态毫无变化,只是眼神多了些许的杀意。

    “生不如死。”许久过去,轻歌嗤笑了一声,淡淡的开口。

    言简意赅的四个字,叫方狱无法保持冷静,像毒蛇一样扑向轻歌。

    不等轻歌出手,不等明王刀劈砍天际,风青阳、段芸等人齐齐掠来,逼至方狱的面前,拦截了方狱的攻击。

    方狱红着眼怒吼:“跟我在一起生不如死?你错了,她跟你那庸俗愚昧的父亲在一起才是生不如死,夜惊风配不上她!”

    “方大人似有误解,感情之事从未有配与不配,只有两厢情愿罢了。你真可怜,没有人爱过你吧。”

    轻歌嘲讽地说道,唇角勾着冰冷的笑意。

    “配与不配,他都是阎夫人的丈夫,而你,就是登不了台面的臭鱼烂虾,跳梁小丑罢了。”风青阳奚落道。

    “方狱,做事之前,先学会做人吧。”段芸说。

    “没想到天机楼空虚大人,是如此卑贱恶心之人。”

    “……”

    方狱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三宗之人,隐忍着怒气闭上双眼。

    胜利便在眼前,他不急。

    片刻,方狱打开了双眼,戏谑地望着段芸等人:“三宗,即将毁在你们的手中。”

    方狱看向重重掌影与黑云高空上的神王,失去了最近一段时间的记忆的神王,极为默契,与方狱一同望着华丽的狗笼。

    昏暗的光芒里,那座奢华的狗笼,静静的伫立着。

    方狱的眼神阴鸷如蛇,他看向的狗笼,有绝色而倾城的女子在里面痛苦挣扎。

    这才是他想要的结果。

    既然阎碧瞳还活着,他便要告诉阎碧瞳,背叛了他,将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远在神月都赤炎府的阎碧瞳,正在与七殿王、五殿王商榷精灵之事。

    有侍女为阎碧瞳添上烹好的热茶,阎碧瞳一面说一面端起茶杯:“天地婆娑阵法已被撼动,一旦破碎,长生强者便会出世。到了那个时候,天地将乱,的确不是什么好事。嘶……”阎碧瞳吸了一口凉气,没有拿稳茶杯,随着清脆的声音响起,阎碧瞳低头看去,茶水茶叶满地都是。

    “赤炎大人?”七殿王诧异:“你这是……”

    阎碧瞳垂眸冷漠地望着纤细的手指,食指那里看似安然无恙,须臾,出现了血迹。

    “还不快给赤炎大人上药!”七殿王急道。

    阎碧瞳摇摇头,捻着衣裳随意地擦了擦手指上的血。

    适才,她忽然心慌了,直到现在还是心有余悸,无法镇定下来。

    “七殿王,可否麻烦你一件事?”阎碧瞳问。

    “什么事,赤炎大人尽管吩咐?”

    “去一趟人族的诸神天域,看看我的女儿怎么样了。”阎碧瞳面色透白,语气慌张。

    七殿王笑了:“原来赤炎大人是在担心夜姑娘,夜姑娘何许人也,青莲大帝姬,青帝之妻,且夜姑娘聪慧伶俐,实力过人,又怎会被旁人欺了去?”

    阎碧瞳望着七殿王,神情恍惚。

    眼前威仪神月的殿王是她的父亲,轻歌的外公。

    但她不敢认。

    祖爷的存在,像是一页被撕掉的白纸,不痛不痒,早已消失在岁月和记忆里。

    七殿王摇摇头,“罢了,赤炎大人既然担心,那我便派人去诸神天域看一看。只是神月都不管他族之事,此乃精灵的规矩,赤炎大人切莫忘了。本王也是盼着夜姑娘好,毕竟夜姑娘能治好上亭那孩子的毒障之气。”

    “如此,便有劳七殿王了。”阎碧瞳道。

    七殿王看了看魂不守舍的五殿王雷神:“你这又是唉声叹气,又是发呆,是在做什么?”

    雷神恹恹的,垂头丧气:“好久没见到师父,我想她老人家了。”

    七殿王打了个冷颤,一个活了五千年的怪物,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女,谁才是老人家?

    “时辰不早了,赤炎大人,诸位殿王,本王先行一步了。”

    七殿王拍拍袖子,起身离去。

    阎碧瞳蓦地回头,眼见七殿王即将跨过门槛,开口:“七殿王!”

    七殿王停下了脚步,疑惑地看着阎碧瞳:“赤炎大人可还有事?”

    “没事了。”阎碧瞳苦笑着道。

    七殿王微微一笑,继而走出去,不过眨眼间,就已消失在阎碧瞳的视野里。

    阎碧瞳的心脏,宛如坠入冰窖里。

    她恍然地望着渐行渐远,消失不见的七殿王。

    ……

    东洲。

    方狱回到地势较高的营地,蛇蝎般的目光,淬了冰似得望着三宗大师们。

    “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了,你们当真要为了一个笼子里的狗,不惜牺牲三宗内的所有人?你们若不罢手的话,今日我能屠东洲,要东洲民不聊生,明日我就能让三宗血流成河,成立新的三宗!”方狱怒道。

    “好,很好,诸位大可放心,既然你们这么的情深意重,来日我会把你们的尸骨葬在一起。”方狱挥手而去。

    “这个方狱,只怕是个疯子吧。”段芸低声说:“这哪里是人,分明是厉鬼,恶心死了。”

    不远处,传来了方狱的声音。

    只见方狱挥手,喊道:“青莲,开笼!”

    李青莲站在方狱的身后,望着华丽的狗笼,犹豫了颇久。

    “我让你开笼,你没有听见吗?”方狱的声音,好似来自阴司的召唤,死神发出的邀请。

    李青莲终是走至’东国狗笼‘前,以复杂的频率按动着神秘的暗格,打开了镀着一层鎏金的狗笼。

    “东帝,来吧。”方狱发出刻薄的声,仔细听去,还夹杂着尖锐的笑腔:“这是我为你精心打造的家,你还喜欢吗?”

    https:///book/18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