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窝 > 修真小说 > 神道复苏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我叶初委屈啊
    古战场!

    泥土混杂着鲜血,犹如猩红的血色土地。ShùъαǒWΟ.ǒrg

    一具具尸体,横七竖八的横躺在古战场中,断裂的武器也随处可见。

    唯有一杆大旗,正插在土地上,旗帜随风不断的瑟瑟抖动,一个楚字不断的飘扬。

    血红色的泥土中,煞气缓缓的升腾而起,犹如云雾一般,开始朝着四方弥漫开来,到了古战场边缘位置,直接戛然而止,像是有着屏障拘束煞气,让煞气无法离开。

    煞气缠绕着古战场,把古战场化为云深雾绕之地,远远的根本无法洞悉古战场虚实。

    一座座连绵不绝的营帐,已经被雨水侵蚀,上面残破不堪,破烂的布条随风在摇摆着。

    此处古战场一处,黑色的鬼气不断弥漫,化为一座大帐,漆黑如墨的帘幕下垂,里面传出喧闹的声音,声音较为的热闹。

    踏踏踏!!!!!!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深黑色的战靴,已经出现在了大帐前,费渊身披重甲,身后猩红色的披风,随着步伐戛然而止,轻轻的瑟瑟抖动。

    倾听着大帐中传来的喧闹声音,浓密的眉头本能的一皱,直接掀开了帘幕,大帐里面清晰映入到费渊眼中。

    端坐于大帐中主位的是一名身材矮小,一米六几的男子,男子两条手臂较为粗壮,差不多已经和大腿持平,浓郁的胡须已经遮掩了半张脸,迥异的相貌和其他人大为不同。

    此低矮男子,正是如今古战场的管理者龙车。

    一旁端坐的是刚刚来到古战场的校尉叶初,费渊看着叶初魁梧的身躯,不惜低眉折腰的在龙车身前,宛如要比龙车还低一头,不由的暗骂了一句小人。

    看着大帐桌案上面摆放的酒水,已经空下来的两个酒坛子,费渊皱起的眉头宛如在眉头形成一个川字。

    “龙将军外面那一座神庙已经建立有一段时日了,就在我军营地一旁,这是一个威胁,早晚必成大患。”

    “这样任其继续下去,到时候借此为据点,反攻我军营地。”叶初顺口接上了费渊的话语,冷笑起来讲道:“这样的话费将军说了好多次了。”

    “我都已经倒背如流了,不说一些有新意的话语。”

    “龙将军都已经下了将令,我们不是不解决这神庙,是时机不到。”

    “放肆,陈伟在我面前,也不过是一介小辈。”费渊看着叶初,勃然大怒,双眸冰冷的注视着叶初,脚下已经向前挪移了一步。

    “费渊!”

    “本将面前不是你放肆的地方!”龙车一双眼睛眯缝起来,注视着费渊停止了前进的步伐,冰冷的语气继续讲道:“本将说的明白,此时不是动手的时候。”

    “黄达你怎么说?”

    “难道也是这样认为?”费渊退后一步,较为不甘的看着龙车身旁的叶初,看着叶初魁梧的身躯,直接的坐在了地面上,这才比龙车矮上半头。

    不要面皮的在龙车面前伏低做小,如今更是拿龙车当挡箭牌,毫无任何将军气度。

    最后目光看向一旁犹如世外之人,端坐于椅子上面的一位苍老的老者,对方并未披甲,而是一席青色长衫,宛如一位书生,而不是一位将军。

    “费将军误会龙将军了,龙将军已经说的明明白白,这不是不动手,是时机不到。”

    “像是如叶校尉所说,这一座神庙的建立,并未是那水神建立,反而是大周建立的,目的就是让我们和水神拼一个两败俱伤,到时候好让大周捡便宜。”

    费渊直接打断了黄达的话语,开口反驳着讲述道:

    “那就不动手了?”

    “此神庙建立于军营一旁,这是大患,不论有什么图谋?这一座神庙都要摧毁?”

    黄达微微的摇头,雪白的胡须不断抖动,伸手手掌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胡须,并未有任何动怒,平和的继续讲道:“神庙是要摧毁的,不过并未是此时。”

    “叶校尉的提议很好,此刻神庙刚刚建立,那水神未曾重视神庙,等一段时日,这水神重视神庙后,必然会亲自来到神庙。”

    “到时候时机成熟,由龙将军率领军出军营,不光是要摧毁神庙,还要斩杀掉此水神,震慑住大周,为君侯复苏争取时间。”

    “只要君侯正式复苏,大周何惧之有!”

    叶初直接接上黄达的话语,对着费渊诚恳的讲道:

    “黄将军说的不错,此正是叶初的一番苦心,现在铲除神庙简单,可神庙建立起来不难。”

    “我等为鬼物,不能白日显化,只能够夜晚出动。”

    “借助着我等这缺陷,他们自可白日建立神庙,我们是防止不住的,所以只能够一劳永逸,一次直接把他们斩杀掉。”

    “叶初一番苦心,还望费将军理解。”

    龙车粗壮的手臂一挥,一股戾气蔓延开来,前方一坛酒被戾气碰触,啪的一声,直接脆裂开来,酒水从酒坛中爆炸开来。

    龙车嘴巴张开,一股牵引之力传出,酒水没有洒落,反而朝着龙车的嘴巴飞来,在半空中形成一道优美的弧线。

    一坛酒水龙车一口喝的干干净净,目光不屑的看着费渊讲道:“理解什么?”

    “本将的命令,他不敢反对!”

    “滚!”

    “叶校尉带来的这等宝物,让我们为鬼物也能品尝一醉,实属来之不易,不要扫了本将的兴致。”

    “等到黄灵君复苏,看你如何对黄灵君交代。”费渊默默的念叨了一句,没有说出口,直接转身离开了。

    看着费渊的背影,黄达叹息一口气讲道:“费渊到底是黄灵君指定的副帅,统管我等,龙将军不看僧面看佛面,怎么也得给费渊一点面子,何必做的如此绝!”

    龙车不屑一顾讲道:“废物一个,值此大争之世,有君侯提携,获取军营相助,竟然都无法更进一步,反而被本将后来居上。”

    “龙将军说的不错,此费渊和那陈伟一般无二,不就是相貌堂堂,威仪庄重,气度不凡,这才得了大王的欢心,论起来本事,哪里如我们。”

    叶初自怨自艾的说道此处,不由的顿了顿,夹杂着满身本事无法发挥的怨气继续讲道:“想龙将军一身本事,竟然要屈居于这费渊之下,真是替龙将军不值。”

    “休要说副帅之位,以龙将军的本事,就算是主帅的位置也能坐一坐。”

    https:///book/45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