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窝 > 都市小说 > 天眼萌妻:鬼夫找上门 > 第1070章 成长(1)
    第1070章成长(1)

    “不要跟他说我来了,你就告诉我他在哪里等待事主,我走进看看他就行了……”

    十月初的季节,秋风异常的清爽,我跟在穿着一身少数名族服饰的小姝的身后,再次走进齐大哥的宽阔的大门,小姝揽着我的胳膊跟我念叨着,“娇龙,你应该提前跟我说的,要是齐大师知道你来了,一定就不会外出了。ShUЪaǒωǒ.oΓG”

    我微微的笑着并没有多言,在我从洛门岭回来接到小姝的电话时,我就一直想着,要怎么来看程白泽,后来觉得,最妥帖也不怕他不在的办法就是让小妮打电话假装成预约的事主,这样,程白泽一定会在的。

    进院子里没走多远,在一处水榭的凉亭里,我一眼就看见了背对着我们正做坐在那里品茶的程白泽,一袭白衣,看背影,倒是清瘦了许多。

    小姝小声的张口:“你自己去吧,现在天气还不是很凉,程大哥喜欢坐在那里跟事主聊天。“。

    我点点头,看着程白泽背影慢慢的走进,直到走进水榭庭廊,程白泽闻声便牵着嘴角回头:“袁女士,您到了……”

    脚步骤停,我呆愣愣的看着他黑白分明的眼睛,抬起手,微微的摇晃……

    “袁女士?”

    他好像是看着我,嘴角仍旧笑着,熟悉的酒窝仍旧异常的明显。

    我用力的捂住自己的嘴,害怕自己哭出声音,缓缓的抬脚走到他的身前,仔细的看着他依旧澄澈的眼,亲切的五官……

    程白泽的脸却微微的往我的方向凑了凑,随即含笑道:“娇龙……是你来了,还是那么爱哭……”

    我登时崩溃,“你……你……”

    他指了指自己的心口:“我看的清楚着呢,你现在一定哭的很难看。”

    “我还以为你不会想见我的,我怕你不见我……”

    程白泽依旧是含笑的模样:“我一直在这里,只要你想来,就会见到我的,抱一下吧,妹妹……”

    我哭着伸出胳膊抱住他,“哥……哥……”

    等我哭够了,抬起眼仔细的看着他的脸,从我见到他的那刻起,他脸上就挂着云淡风轻的笑意,“你再看我?”

    “嗯,你变帅了。”

    “你呢。”

    “我变丑了……”

    程白泽笑着摇头:“我脑子里的这个马娇龙是不会丑的……对了,我领你去看花吧,就在后院,这个季节开的很漂亮的。”

    “看花……”

    我有些懵懂的跟在他的身后,好几次想伸手扶他,但是他显然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十分熟悉,你不仔细去看,根本就不会感觉到他其实看不见。

    后院的一大片空地我之前见到过,也知道底下埋得都是蛊瓮,只不过上次来的时候没有花儿,现在放眼望去,倒真是五颜六色,也不是多名贵我没见过的,大波斯菊,开的很热闹喜庆的一种花。

    “好看吧……”

    “嗯。”

    程白泽表情淡淡的似乎在看着眼前的花海:“姥爷还好吗。”

    “好。”

    “你呢。”

    “我也很好……”

    没有说太多,他看着波斯菊的方向,而我,则看着他的侧脸,很多话好似如鲠在喉,想说,却又说不出来,最后我放弃了,就这样看着他就好,看着他好好的就可以了。

    他应该能感觉到我的注视,半晌,只是轻轻的牵起嘴角:“你还记着我曾经告诉你的密码么。”

    “记得。”

    “知道含义了吗。”

    我吸了吸鼻子,脑子里想起那串数字后对应的英文字母含义,看着他摇头,“我想我解不出来了,你知道我笨的。”

    他笑了,笑的酒窝朗朗的看着我,眼神很精确的落在我的脸上,:“笨点好,因为那串密码上的数字与我而言并没有做到,不过,我想,有人会做到的。”

    我用力的抿了抿唇,握住他的手,“程白泽,你要好好的,真的……”

    “戒指……”

    他很敏锐的就触碰到了我无名指上戴着的指环:“结婚了吗。”

    “还没,也许明年吧。”

    “我要结婚了。”

    我有些发怔,看着他淡淡的笑脸,“是跟小姝么。”

    “嗯。”

    眼前有些湿润,我笑着点头,“好。”

    程白泽深的吐出一口气,“等待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是很辛苦的过程,也许一开始是欣喜的,小心翼翼的,但最后,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变得悖离自己一开始只是想单纯的对一个人好的本心,我不想她继续辛苦下去,哪怕我已经不能给她太多,可我会对她负责,你说的,我总不能跟前世一样,娇龙,我有时候真的庆幸自己看不见了……”

    张了张嘴,除了脸颊湿热,我却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现在的我可以随时看我自己想看到的东西,你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真的发觉自己注定要错下去了吗。”

    “什么时候。”

    “你在我面前闭眼让我出掌杀了你的时候,就是在那一刻,我忽然知道,自己有一天一定会万劫不复,一错再错。”

    “可我不怪你……你一直都……”

    “我懂。”

    程白泽点头,“过去的事都过去了,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在流浪,但是现在,我要扎根了,娇龙,你不要再来了,忘掉不好的,只记着好的,这辈子,我希望我们两个,都各自安稳的走下去。”

    说完,他抬脚直接向宅子里的后门走去,我跟了几步,见他的脚步一停,回过头看着我,“下辈子,如果还能见到你,我希望,是最早的一个,也不再是哥哥……他应该在等你吧,回吧,我要休息了。”

    我站在原地,看着程白泽的身影走进后门,直到他彻底的进去我看不见了,仍旧久久的站在原地,我知他不是真正的放下,就如我师父所讲,凡心难为,怎能说放就放?

    但他是程白泽,他仍旧会以自己的方式去拥抱生活,不期许,亦不再辜负。

    小姝送我离开时,只说了一句话:“我会用我毕生的好缓解他心里的苦,哪怕一点点,我就知足了。”

    https:///book/14638/